<tr id="xfs3p"></tr>

    <delect id="xfs3p"></delect>

    <dl id="xfs3p"><menuitem id="xfs3p"><li id="xfs3p"></li></menuitem></dl>

  • <delect id="xfs3p"></delect>
    <dl id="xfs3p"><nav id="xfs3p"><pre id="xfs3p"></pre></nav></dl>
    <input id="xfs3p"><tbody id="xfs3p"><b id="xfs3p"></b></tbody></input>
    <dl id="xfs3p"></dl>

    浅谈《诗论》与孔子删诗

    来源:光明网-《光明日报》 作者:李锐 时间:2023-08-07 【字体:

    笔者的学术研究,是从《孔子诗论》开始的。廖名春先生曾指出简文并非全部是孔子论诗,故改称《诗论》。而经过简序重排,所谓颂、雅、风的顺序说明显然站不住脚?!妒邸返某霭?,并没有解决大家关心的子夏传《毛诗》、诗序等问题。不过笔者曾经据《诗经》等,指出《关雎》《鹿鸣》《文王》《清庙》这风、小雅、大雅、颂的首诗,被称为鲁诗之“四始”者,体现了夫妇、君臣、父子和天人这四种关系,这种安排和解说,一定是有心而为之的。所以民国学界讲《关雎》是爱情诗,认为诗序称之为“后妃之德”大谬,这当然有思想解放的因素在,但是将古代学者把六艺等拔高为治人伦、合天人、齐政教之经典的用心也一并抛去,也就自己把士的身份降格了,学术研究不再是修齐治平的基础,抽去了自家安身立命的根基。

    不过“四始”毕竟只是孔子删诗说中的一个小问题,而孔颖达、朱熹、叶适、朱彝尊、王士祯、赵翼、崔述等人都怀疑删《诗》之说,近代否认孔子与六经关系者更是主张此说。否定说的力量很强大,证据也很坚固,因为即便《诗论》有孔子论诗,也不能证明孔子编诗、删诗。而司马迁说“古者诗三千余篇”,孔子删为三百,可是现存佚诗很少;《左传》襄公二十九年季札观乐时,工所歌风诗,无出十三国之外者,其时孔子年仅八岁,这或许说明《诗》三百之说可能早就形成了。所以孔子有没有将三千首《诗》删为三百篇;孔子有没有定过《诗经》的顺序,仍然是孔子删诗说中的两个大问题?!八氖肌敝皇锹鄯缪潘痰目侍獍樟?。

    其实说现存佚诗很少,这种思考问题的方式,是以现存古书为古人所见全部古书的思维方式作为预设(或者条件),受辑佚工作的影响,压制了“古书佚失观”。由现在出土的战国秦汉竹木简牍帛书来看,清华简《耆夜》录诗五首,只有一首接近《秦风·蟋蟀》?!吨芄傥琛仿际惺?,却只有一首接近今存的《周颂·敬之》,已然是十才存一的比例。甚至《周公之琴舞》本身就可能已经有佚诗了,此篇说:“周公作多士敬怭,琴舞九絉”,但只录了一首“元纳启”,而成王所作“敬(儆)怭(毖),琴舞九絉”,才收录了全部的九启。

    至于季札在鲁观乐的问题,他“请观于周乐”,虽然各国之风大体和《诗经》一致,小有顺序不同,但是乐之文本,却可能和《诗经》不一样。我们比较《周公之琴舞》中的《敬之》和《周颂·敬之》,《耆夜》中的《蟋蟀》和《唐风·蟋蟀》,就可以发现不同。那么,如果孔子依据鲁国的乐官所用之诗本作教材的底本,这看起来没有将古诗三千删减为三百,但是无疑已经承认了周王朝及鲁国乐官所做的选诗的工作。由于孔子的影响大,其后七十子将孔子所用之诗的版本传之四方,所以与《春秋》相似,虽然孔子的教材有所自来,但是其弟子后学是会说这是孔子修订的《诗经》(《春秋》)。故从古以来的乐官之选诗、编诗、删诗,也就可以归为孔子选诗、编诗、删诗了。如同编修《四库全书》就意味着禁毁不合格的书一样,选、编诗也就意味着删诗,故后世说孔子删诗。

    删诗除了删去一些诗外,也有前贤所说篇删其章、章删其句、句删其字的工作,因为如同唐宋以后的填词一样,一个曲谱如《虞美人》,是可以用不同的词来配乐的,这些词也有本身的稿本和定本问题。所以《周公之琴舞》中的《敬之》和《周颂·敬之》,《耆夜》中的《蟋蟀》和《唐风·蟋蟀》以及安大简的《魏风·蟋蟀》,都可以合乐,而孔子只能选一个为底本,据之作出定本。

    此外,诗经中有《鲁颂》,这和鲁有关系?!吨芩獭返暮戏ㄐ圆恍枰致?,《商颂》作为王者之后,也有一定合法性,鲁则只是诸侯,其有《鲁颂》被收入,只能从孔子是鲁人,所用的也是鲁之诗来考虑。别的国家如果有《诗经》选本,大概不会有《鲁颂》。当然,孔子祖先本是宋国人,《商颂》入选或许和这也有关系?!豆铩ぢ秤锵隆吩亍拔粽几感I讨淌谥芴?,以《那》为首”,则孔子是否十二选其五,就饶有趣味了。如果周之诗经版本有《商颂》的话,那恐怕最少该是十二篇。

    从安徽大学藏简来看,《国风》的编整至少在当时还没有全部统一?!短品纭ん啊吩诎泊蠹蛑惺潜槐嗳搿段悍纭?,而整个安大简《魏风》十篇中,只有《葛屦》一篇属于《毛诗·魏风》,其余九篇全部属于《毛诗》中的《唐风》;安大简和《毛诗·魏风》都以《葛屦》为首篇,但是《毛诗·魏风》七篇中,其余六篇在安大简属于“侯”风(篇序也和《毛诗》小有不同),侯风此前从未出现于国风中,学者们虽然有一些推测,但是并没有比较统一的意见。此外,安大简《秦风·无衣》残存《毛诗》第二章的“(修我矛)戟,与子偕作”,其下有“曾子以组,明月将逝”,不见于《毛诗》,此下也无《毛诗》第三章,很可能安大简《无衣》的章序和《毛诗》不同。应该是后来孔子选编的诗本流传开后,安大简这些诗就逐渐消失了。

    需注意者,《毛诗》未必是孔子编诗后的定本,只是我们现存较全的文本,方便作比较而已。甚至可以说孔子论诗的方式比《诗经》的定本更重要,汉代四家诗的最重要差别不是文本,而是论述方式。只是这些论述方式虽然名义上上承孔子,但是由《诗论》来看,恐怕还是有不小的差别?!妒邸坊旧虾汀妒颉凡幌喙?,其间经历了哪些变化,还有待考察。

    总之,传统所说孔子删诗,可能并非汉人造出来的说法,而是在孔子殁后、以孔子为圣人的背景下出来的说法??鬃樱捌涞茏樱┧涿挥兄苯咏爬吹氖疚?,但是他以鲁之诗经为底本,排除了其他国家的诗经版本,并且没有选当时还流传的一些佚诗,仍然可以算是承接古人,作了删诗、选诗、编诗的工作,故后人说孔子删诗。

    《光明日报》( 2023年05月22日 13版)

    分享到:
    【打印正文】
    意见反馈

    本页二维码

    关闭
    <tr id="xfs3p"></tr>

    <delect id="xfs3p"></delect>

    <dl id="xfs3p"><menuitem id="xfs3p"><li id="xfs3p"></li></menuitem></dl>

  • <delect id="xfs3p"></delect>
    <dl id="xfs3p"><nav id="xfs3p"><pre id="xfs3p"></pre></nav></dl>
    <input id="xfs3p"><tbody id="xfs3p"><b id="xfs3p"></b></tbody></input>
    <dl id="xfs3p"></dl>
    488体育 华体会代理一般送多少彩金| 体育代理合法吗| 手机188体育| yyvip1到v7要多少天| 华体会代理违法吗| 333游戏中心| 皇冠客户电话号码| 333体育app下载官网| 爱体育app下载青科大| yy.vip| 88体育app官网下载| a8体育在线直播| 333题库| 686体育| k1体育app下载| 江南体育app下载| 488体育平| 6686体育注册网站| 3443体育| 爱体育app下载青科最新版本| hg体育有多少个网址| 腾博会| 8868平台是不是倒闭了| 3sing体育app| 皇冠hg3535是真的吗| 88体育怎么样| 857体育直播间app| 爱体育官方网页版| hg8868体育| 正规体育官网| 168ty体育官方论坛| 488体育| 爱体育平台怎么样| 857体育直播| 8868体育官方app下载| 华体会 骗局| 333体育app下载官网| 857体育直播间时实| 皇冠开号| 488体育官方网页版| 体彩481全套玩法介绍| http://www.sbcarni.com http://www.dy1982.com http://www.kj4321.com